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乐博客

相聚网络,共享欢乐,来吧,你我都是网络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教必须转化为学  

2015-10-04 18:10:31|  分类: [教师园地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最近,在微信朋友圈里热传着一组图,名为“那些年老师们讲过的话,看到第几句你哭了?”这些图上配有我们似曾相识的话。    www.aimeizhuang.com www.aimeizhuang.net  www.haizifumu.com   

“你讲还是我讲,你讲你上来讲。”那是老师们看到下面学生在嘀咕的时候,经常会怒气冲冲地说的话。其实,真的让学生来讲,倒是好事,因为“教是最好的学”,学生的讲,也是一种很好的学。美国学者、著名的学习专家爱德加?戴尔1946年首先发现并提出的“学习金字塔”,提出了七种不同效率的学习方式,居于塔基的最有效的学习方式就是:“教别人”或者“马上应用”,可以记住90%的学习内容。可惜的是,我们在说这段话的时候,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请学生上来讲,而是抱有教训甚至讽刺的成分在,一般地,我们不会真的请同学来讲,就是请上来讲了,也是为了“看好戏”,警告性质的,甚至是带有侮辱性质的。

“同学们,我再讲最后一道题就下课!”图上配了一句说明:“讲完就上课了……”这个可能有点夸张,但下课铃响了许久,我们充耳不闻,这种现像绝非个别。如果正遇上课间操,教室广播里播放音乐,老师还会关掉广播,继续……这一点上,公开课,已经带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,我曾经开玩笑地总结说有“公开课‘来不及原理’”,大凡公开课,总是要拖课的,总是来不及的;而日常教学中“拖课”,也是家常便饭,仿佛不拖上几分课我们就没有办法教学,仿佛我们对拖几分课已经有了一种依赖症!老师们可能觉得,我这些内容必须讲完,我讲完了,学生也就学完了,可是,学生的心,早就不在此了啊,早就身在曹营心在汉了啊。教,看似还在进行着;学,却并没有发生!

“这又是一道送分题!!!” 这是分析试卷时的惯用语!“送分题”?试卷上真的有“送分题”吗?说严重一点,这话真是打击一大片,很伤人的!

“这个到高中你们老师会和你们讲的”——初中老师。“这个你们初中老师应该讲过的……”——高中老师。这组看似自相矛盾的话,在我们的教室里也是颇常见的,尤其是后者。我想说的是,“应该讲过”,不等于真的讲过;真的讲过,也不等于真的学过;真的学过,也不等于真正地学会了,变成了可以“周转”的知识(苏霍姆林斯基语),所以教师了解学生的学习,并不是了解是不是“应该”学过,而是他们目前是不是“已经”掌握。我们在教学设计的时候,有一项工作常常被“想当然”,那就是“学情分析”。为什么要作学情分析?不是为了写上几行“学情分析”以供教导主任、校长检查之用,而是为了理解“学生的已知”。为什么要理解“学生的已知”?那是因为诚如奥苏伯尔的一个著名理论所言,教学成功的“全部奥秘”就在于知道学生的“已知”。可是这个“已知”“已会”,并不能想当然:理论上讲,他们已经学过了。而是要通过测试(可以是面上的,也可以是抽样的),来掌握学生实际的学习情况究竟如何!

“这道题我上次就写在黑板这个位置!”还有下面的一段话:“这个题你们说我讲没有讲过?讲没讲过?”图上的老师显然已经怒不可遏。我们丝毫不怀疑老师说这话的真实性,他肯定在“黑板这个位置”写过,也肯定“讲过”,可能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讲过,“强调过”——我们老师经常会纳闷:我们明明强调了一次又一次,我们明明是用尽了办法让学生特别注意的地方,为什么到头来就是没有效果呢。可是,事实又一次证明:讲了不等听了,听了不等于懂了;教了不等于学了,学了不等于学会了。

……

以上只是我对部分“那些年老师讲过的话”的一些随感,但我决不是想指责老师,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,这些错误我几乎都犯过。看到这些图这些话的时候,首先感到的是耳熟,这些话,那样的熟悉,我们在做学生的时候应该是仿佛听说过的,我们在做老师的时候应该是好像说过的,我们办公室的同事也经常挂在嘴边的;随即感到的是耳热,因为当人们把这些话汇聚在一起编发的时候,马上就引起了我们的深思,多少年来,我们总是站在“教者”的立场上思考问题,我们不会换位思考:如果我是学生呢?我们总是误以为我们的责任只于教,误以为我们教了就没有责任了,殊不知如果我们的教没有引起学生的学,那么我们并没有尽到我们的责任!我们总是以为,我辛辛苦苦地教,我该教的都教了,我已经问心无愧了。

可是,正如海德格尔的著名论断:教师的职责在于“让学”!当然,“听”也是一种学习,一种基本的学习方式,我们不是说要强调“学会倾听”吗?但是,“倾听”往往是在对话中才能实现,因为那是“主动的听”,而被动的听很能实现“倾听”的。更何况,“听”只是学习的一种方式,有很多的知识类型不能靠听来习得。有研究者认为,学习方式大致上有三种:听中学,做中学,悟中学。教师只管讲,教师只管教,不管学生的学,学生的学习就几乎止于“听中学”,那么他们“做”的时间呢,“悟”的时间呢,如果没有这些,那么很可能就是教师是教了,但学生并没有学;学生并没有学,他又怎样可能考得好呢?

在整个教学的过程中,我们没有尽到“让学”的职责,而等到学习结果出来了,不佳,我们就拼命地责怪学生,这不是推卸责任吗?想到这里,不禁汗颜。我又想,年轻老师,真要避免这些“经历”,不要再在多年以后为我们曾经讲过的类似话语而汗颜。所以,当我第一次在微信朋友圈上看到这组图的时候,马上转发给了我的今年刚刚上岗做老师的儿子,希望他能够避免这些错误。

行为的问题,话语的问题,背后就是理念的问题,理论假设的问题。

我们先前的理念是,教师的职责是认真地教;我们先前的理论假设是,只要我们认真地教了,我们就尽到责任了。所以,我们总是在强调教,我们总是在研究教。我非常喜欢跟各种学科的老师研究课堂,我发现无论什么学科的老师几乎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我们总是习惯于从“教”出发来研究课堂?。我讲的是“出发”,不是说我们只考虑学从不考虑教,而是说我们不能从学“出发”来考虑。比如拿到一篇课文,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什么?是我怎样教。然后断定,这篇课文不好教,那篇课文好教。我们不习惯在考虑怎样教之前,先要考虑教什么;更不习惯于在考虑教什么之前,先考虑学什么、该学么、能学么。是学什么,决定了教什么;是教什么,决定了怎么教。这个道理叫“以学定教”,好像我们都懂,但一到具体的研究中,我们又常常鬼使神差般地回到老路去:在没有考虑学之前,拼命地考虑教。因为我们骨子里的假设是:我教好了,学生就学好了。

这个假设,直接地就导致了上面所转述的微信朋友圈里的那些“那些年老师讲过的话”。但是这个假设是错误的,因为教了不等于学了,学了也不等于学会了。——这个观点,不是我的原创,但我深刻的认同。这个观点,是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崔允漷教授提出来的。我们因为与崔教授深度合作,他几乎每个月会来我们学校工作一天。有一次专门来讲课程的问题,他说,怎样思考课程,最关键的就是要一致性地思考四个要素:目标、内容、实施与评价。过了一阵子,他又来,他说复习一下,思考课程就是要一致性思考哪几个要素。老师们回答不出来,崔老师笑笑,说:“我可都是教过的啊。”老师们哑然,知道是崔老师是讲过的,但我们真的不记得了。崔老师又笑笑,说:这就说明,教了不等于学了啊!——事实上,我们后来对于诸如此类的课程原理,是一遍遍“做”的过程中“悟”出来的,而“教”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是创造了“悟”的机会。

后来,崔老师就提出了“两次信息转化”的假设:要实现真正的学习,摒弃“虚假学习”“疑似学习”,就需要实现两次信息转化,第一次,外部的信息转换,教的信息转化为学的信息,也就是教师所教要转化为学生的所学,因为“教了不等学了”;第二次,内部的信息加工,是学的信息转化为学会的信息,也就是信息要经由学生的自我加工、建构,外在的知识要转化为学生内部的知识,成为学生知识的新的组成部分,成为学生生命的一部分。

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避免讲朋友圈微信中传的“那些年老师们讲过的话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